7.4全60集

鹤唳华亭(2019)

立即播放下载

鹤唳华亭 剧情简介

鹤唳华亭 是 中国大陆 2019上映的 剧情,古装 电视剧 , 建元四年,萧定权被南齐立为储君。外有一代名将的母舅顾思林力撑,内有清流领袖的太傅卢世瑜支持,因而被皇帝萧赜所忌惮打压。深受儒家传统教育的定权渴慕父爱,谨守臣子与儿子的责任,萧鉴却对其一再疏远,并纵容庶长子齐王对储君之位的觊觎。齐王步步紧逼,先破坏太子冠礼,再逼文官死谏,使定权在朝中逐渐举步维艰。齐王设计,害死文官陆英并嫁祸于定权,陆英之女文昔为复仇化名"阿宝"潜入东宫,与定权的相互试探间逐渐产生不一般的情感,并最终反戈助定权险胜。顾思林被害,顾家愤而起兵,定权为家国天下孤身犯险,收复顾家兵权交于皇帝,自己背负千秋骂名而死。多年之后,皇帝看着阿宝留下的孩子承欢膝下,终于老泪纵横。

鹤唳华亭 第1集

南齐年间,皇太子萧定权做了噩梦,梦见往事,求佛祖指点迷津,对方指出如能远离颠倒梦想,即可破除烦恼。嘉义伯顾逢恩提醒他赶紧离开,称吏部尚书卢世瑜正上奏皇帝萧睿鉴,卢世瑜称太子为先皇后守孝满三年,尚未冠礼,是开国后百年未有之事,皇帝让他先下去。但是卢尚书又说庶长齐王久居京都,未曾封国,言路纷纷,人心惶惶,可皇帝仍不动声色。

鹤唳华亭 第2集

齐王的母亲赵氏听说儿子密谋的诡计被张内人偷听,她知道张内人是先皇后身边的侍女,担心她会去告密,她的心腹姜尚宫提醒她作为一席尚宫,张内人绝对不会将自己的安危拱手相让的。

鹤唳华亭 第3集

萧定权领着嘉义伯终于到了母亲生前的住处,果不其然在那里他找到了卷轴,另有一只破碎的玉簪,将张内人留给他的这个东西怀揣着,萧定权十分怀念她。此时皇帝驾到,嘉义伯赶紧把重要证物卷轴交给皇帝,本以为这下可以交差万事大吉了,却没想到打开后发现卷轴是张白纸。

鹤唳华亭 第4集

人证和物证俱在,证据确凿,铁证如山。足以完全证明萧定权是无辜的,皇帝下令萧定权全权处理当日的事件,萧定权在大臣面前伸张正义,教育大家要从发生这样的事中吸取教训,众多臣子都牵扯其中,必须深刻反省,他让齐王去禁足思过,用自己的行为告戒齐王要牢记人辰之礼,皇帝发诏书让齐王不日去分封藩王,萧定权没有忘记恳请皇帝宽恕在这一事件被牵扯的尚衣宫,得到了皇帝的应允。齐王私下向皇帝狡辩,认为卷轴是萧定权假造的,皇帝扔给他卷轴,这都是萧定权使的计策,而齐王因为心虚才自露马脚的。

鹤唳华亭 第5集

萧定权向恩师告辞的时候,卢世瑜送他离开,趁机有个人蹑手蹑脚地从卢世瑜的桌子上偷走了钥匙,赶紧偷走了考题。

鹤唳华亭 第6集

萧定权对几个作弊者进行了严刑审讯,发现李柏舟故意放纵几人夹带小抄,并有意搜场。萧定权这才恍然大悟,所有的一切十有八九是李柏舟一手制造的阴谋,但是就算是这样,也没有办法作为证据认定李柏舟有罪,因为只能说和夹带和搜场有关系,并没有直接证据说和漏题有关联。

鹤唳华亭 第7集

事情过去之后,考生也被释放,卢世瑜突然发现一间考房没有考生、考号,不由得心里一惊。另一边,皇上认真对照卢世瑜的原书和造伪的笔迹,他清楚仿造得如此逼真只有卢世瑜本人做到。不久,皇上又发现天字四十号和四十一号之间有一间无号空房,从天字四十一号起,至玄字十号止,所有的号房都比之预先往后错了一位。

鹤唳华亭 第8集

卢世瑜见萧定权不再反对自己归乡,便意识到他已经知晓整个事情的经过。萧定权不舍地离开,独自走到一个街头的角落失声痛哭。此时,顾逢恩十分怅然地走来,他觉得自己也有责任在里面,如果听从太子的意见没去考科举,也不会出现这一系列事件。萧定权已经无心责怪顾逢恩,现在他只希望逢恩不要再离开自己身边,眼看最爱的恩师离去,他实在无法再承受其他亲人的离去。就这样,这次事件就此收场,萧定权最后将一切罪名推在赵叟头上,平息了此事。

鹤唳华亭 第9集

陆文普回到家中,父亲陆英进京不久,看到儿子满身泥泞十分狼狈,心中多少有些不高兴,陆文普怕爸爸担心,谎称自己不慎掉落池塘。接着,陆文昔也赶到家,高兴地围着父亲谈论不休,而陆英的表情却很平淡,他唤退了儿女们,因为李柏舟到陆家拜访,李柏舟一边假意夸奖陆家子女,一边有意带出张绍筠戏弄陆文普的经过,以此点燃张陆正和陆英的宿怨,制造张陆二人的矛盾。陆英几度想岔开话题,李柏舟却偏偏往这个话题上引,透露陆文普之所以被卷入泄题风波,罪魁祸首是拜萧定权和卢世瑜,他们一手制造了泄题事件的惊天阴谋。

鹤唳华亭 第10集

萧定权和皇上心里都清楚,茶马政事关国力走势、国运吉凶,举足轻重。一日,陆英向皇上汇报,此次长州战事所需战马事务皆由其掌管,由于长州离蜀地较近,因此都是由蜀地将军马就近送到前方。安平伯赵壅的钦差富春以收取官茶为名义,肆意掠夺百姓茶鱼,引发当地民众怨声载道,不仅如此,富春还仗着天家之名,将强刮来的民茶高价卖出,远高京都以前的市场价格,送往蜀地的茶叶被发现却是陈茶,而且十分细碎,时常不足分量,激怒边民心中怒火,也让博马之政等同瘫痪。皇上听着听着,表情越来越凝重起来,没想到还有如此严重的事情,更没想到自己身为一国之君竟然对此毫无知晓。陆英继续陈述,他就以上情况曾数次上奏本至中书省,但都没有回复,不了了之。就目前情况来看,皇上只能认为是李柏舟有意隐瞒不报,陆英感到很无奈,于是将之前上奏的奏本的副本呈给皇上,让皇上明辨是非,皇上一看之后龙颜震怒,陆英赶忙小心谨慎地解释,自己之所以恳请太子殿下转达皇上,就是因为奏本一直没有回音所致。

鹤唳华亭 第11集

陆文昔被拦下后,就被萧定棠的人看守起来,陆文普赶紧去向萧定权求助寻求良策,顾逢恩主动表示愿意帮忙,进宫劝说皇上撤回旨意,谁知皇上的回答却残忍至极,称就算不将陆文昔许配给齐王,也不会许配给太子。此时,萧定权兴冲冲地走了进来,他急忙向皇上跪下,毫不掩饰地坦言自己专门为了陆文昔而来。皇上很生气地把卢世瑜当初写的奏本扔给萧定权,上面赫然地写着一句话,卢世瑜举荐陆文昔为太子妃,但这奏本却被皇帝批示为欠妥。萧定权实在不明白父皇为什么要这么做,抱怨父皇难道自己所爱慕的一切,到最后都要让给大哥萧定棠吗?皇上对萧定权这样的做法非常反感,最终还是毫不留情地拒绝了他的所有请求。

鹤唳华亭 第12集

皇上宣布举行射柳宴,兴致勃勃表示获胜者无论提出什么赏赐都答应,萧定权与萧定棠等人跟随皇上来到行宫,萧定棠跃跃欲试,萧定权心中也是感慨万千。顾逢恩明白萧定权对陆文昔仍心有所属,就善意地劝告他认清形势,可萧定权却无论如何也放不下陆文昔,他打定主意要赢得射柳比赛,打算向父皇求赐一个恩典,如愿迎娶佳人。为此,他不惜以身犯险。

鹤唳华亭 第13集

皇上提出想由李明安把吕翰的天长军队调去长州,李柏舟表示京都与长州相隔甚远,补给过长,十分不便,不是万全之计,不如从长州周边的民间充实军队。皇上十分不满,严厉告诉李柏舟,他不是在与李柏舟商议,而是传达的圣旨,不容改变。李柏舟寸步不让,表示要对本道圣旨行封驳事,吓得在场众臣不敢言语。不远处,吕翰召集一些部将,在衣服内穿戴盔甲,称朝廷若有调军之举,不能答应离开京都。

鹤唳华亭 第14集

事情已然这样,李柏舟只能承认失败,叫嚣在次日的邸报上刊登皇室的丑闻,在他廷试之前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晓。与此同时,顾逢恩向萧定权抱怨皇上过分,不仅用一条玉带收回了兵权,还让李明安与父亲顾思林相互牵制。萧定权虽然心里也十分不爽,但还是顾全大局,非常严肃地劝告顾逢恩说话要谨慎,他此时更担心老师卢世瑜会得知现在发生的一切,所以他嘱咐顾逢恩一定不能让一丁点消息刊登出来,一定要跟通政司说明,能拖一时算一时,至少在廷试前千万不能登上邸报。

鹤唳华亭 第15集

陆文昔处事缜密,从印局找到了一些情况,顾逢恩便沿着线索找到了证据。李柏舟不久从手下得到消息,由于赵壅印的邸报数量过于庞大,京师印局便将手中的任务转给了另一家印局,正好被顾逢恩抓了个现行。李柏舟十分紧张,立即派人调御史台的陈九思过来,并组织所有私卫,务必将顾逢恩拦截到廷试之后,断然不能让他把证据呈交给皇上。

鹤唳华亭 第16集

萧定权跟随父皇回宫,疲惫的萧定权渐入梦乡,在梦中,他再次梦见三年前的凄惨情景,晃如真实再现一般。与此同时,以陆英为首的御史们正在热血沸腾,他们认为太子已经被软禁在行宫,于是纷纷鸣起不平,一定要为太子辩出个是非,让对立面萧定棠远离京都。陆英决定让李御史和陈九言两人去宫门外先观察着,一旦发现太子没有跟随御驾回宫,就立即联合起来在廷试之后进言。

鹤唳华亭 第17集

张陆正求见皇上,恳求护送恩师卢世瑜的尸首回府,自责自己身为刑部尚书,却没能阻止悲剧发生,十分痛心,请求引咎辞职。皇上一边看着张陆正,一边心想着,他清楚这一切都是李柏舟一手造成的,逼死了卢世瑜,让太子失去一只臂膀。为此,皇上打算不怪罪萧定权责任,只惩戒为首的带头者,同时让萧定棠去军队后离开。

鹤唳华亭 第18集

萧定权分析出刑部的矛头是指向陆文昔而来的,于是他当机立断,立即冲向了陆家,到达时只见陆家一片混乱,满目创痍。萧定权万分悲切,忙把年幼的陆文晋护在身内,遇见张绍筠正带着人气势汹汹地闯进来,他并不知道萧定权的太子身份,叫嚣着要惩治萧定权。萧定权一心要带走陆文晋,却因为是皇上下旨办案,他也不便违抗旨意,只好前去见父皇。

鹤唳华亭 第19集

陆文昔被太子拒绝帮助救人后,独自在桥上哭泣,将手中的画作抛到河里,蹲坐在桥面。陈内人把嘉义伯安顿躺下休息,然后被太子嘱咐了一件事情。

鹤唳华亭 第20集

萧定权直言不讳地说出了陆文昔的名字,让人出乎意料。张陆正便要趁势捉拿,就在这时,萧定权神情自若地称在这里拿人非常不妥,应该过后将陆文昔押解到刑部。张陆正不便再强求什么,只好作罢。陆文昔被萧定楷窝在披风里,但眼睛里面充满了坚定的目光,她绝对不会丢下父亲和哥哥胆怯离开。萧定权转身离开,走过来了许昌平,请求他前往翰林院赏墨,被萧定权冷冷地回绝了。顾逢恩望着远去的背影,对着萧定权叹了口气,他非常不理解这个表弟的做法。

鹤唳华亭 第21集

齐王拜别皇上,如期离开京都,走之前,他再三嘱咐姜尚宫一定好好照顾他的母后。姜尚宫回去向赵贵妃如实回禀,赵贵妃牵挂心爱的儿子远走他乡,她情绪低落,茶不思饭不想,做活时扎破了手。萧定楷好意上前安慰,却遭到了一通训斥。萧定楷十分尴尬地呆在赵贵妃身边,一副无辜的模样。

鹤唳华亭 第22集

户部尚书黄赐为皇上介绍太子婚礼所花费用,大呼修缮延祚宫已经耗资巨大,因此国库空虚,无法再在婚礼上花费。他想表达的意思是太子应该避免铺张,回宫举办婚礼为佳。说到这里,萧定权也立即针锋相对,认为延祚宫刚刚修好,自己住进去必定要添置家什,花销必不在小,太过奢侈。萧定权非常坚决,黄赐无言以对,皇上见状便准备同意他的意思,不曾想李柏舟又出言反对,称太子久在宫外居住,与外臣往来过密,难免招来猜测。李柏舟还拿出了去见萧定权官员的记录,企图以此证明自己所言都是事实,让他不得不归宫居住。萧定权坚决反驳,却被李柏舟多次打断。皇上的随从提醒道此举断不可行,太子如果还宫,想胜过中书令就难于上青天。皇上对李柏舟的嚣张也很反感,但忌惮他手握重权,势力庞大,也就没有翻脸。姜尚宫在门外到这一切,举头仰望,只见狂风大作。姜尚宫假意命陆文昔去延祚宫关注修缮进度,陆文昔明白她话里有话,马上来到正在修缮的延祚宫,自称是尚宫局的人,以避风为由,支走了工匠们,然后潜入宫中,用随身携带的香引燃了布料,火借风势,迅速蔓延。

鹤唳华亭 第23集

陆文昔已经化名顾阿宝进宫,张绍筠认为她很美丽。萧定权大婚之日,张尚书向女儿跪拜,行对太子妃的礼节,张尚书之女张念之不肯嫁给太子,不断哀求爹爹,说自己很害怕,张尚书让她赶紧擦掉眼泪,不要失了仪态,全家人的安危都在她手里了。可是张念之还是说真的很怕,张绍筠赶紧劝姐姐,声称要是姐夫敢欺负她就说一声,他这个当弟弟的一定会替她出头的。张尚书狠狠地瞪了张绍筠一眼,两人退下后,张念之询问顾阿宝是否见过太子,太子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。

鹤唳华亭 第24集

长州外围的紧急军报传来,顾逢恩慌忙闯入宫中,十分牵挂父兄的安危,当他得知父兄都已经找不到位置时,不禁心急如焚,马上请求准许前往长州。皇上经过再三考虑,没有同意顾逢恩离开,还让萧定权监督他,如有闪失按同罪处理,萧定权当即从命,皇上陷入沉思,不理解苦心经营的军队怎么会如此不堪一击。身边人分析道,可能是战马的原因。皇上更加不解,不知好端端的战马到底出了什么差错。

鹤唳华亭 第25集

张绍筠到处打听购买藩马,这天,几个不三不四的人主动上来卖马,张绍筠没有疑问,便选了一匹好马带回去送给萧定权。萧定权试着骑了几圈,觉得与自己的御马还是很像,他笑着邀请太子妃一同上马,但太子妃根本不敢,最后就让陆文昔代替上马。萧定权载着陆文昔一路奔驰,正当陆文昔心慌意乱时,萧定权却突然下马,只留陆文昔一人在马背上,陆文昔赶紧采取措施,及时控制住了马匹。陆文昔从马背上下来,有些不好意思,因为她之前隐瞒了会骑马的事实。萧定权对她产生了一丝疑虑,但最终也没有声张。

鹤唳华亭 第26集

眼看张绍筠正和马贩子完成交易的时候,忽然京畿道府管辖的人出现了,他们抓住了张绍筠,马贩子赶紧夺回张绍筠手里的欠条四处逃命,张绍筠正满腹狐疑,不知道怎么回事,太子安排的东宫的侍卫也来了,立刻缉拿住抢走欠条的马贩子。陆文昔看到东宫的人也来了,立即走到了跟前,她清醒地让东宫的人先把欠条拿给她,陆文昔看到欠条,发现上面卖马的人却是写上了张绍筠的名字,原来是张绍筠利欲熏心,想倒卖赚钱。她责怪他这是自寻死路,还连累了太子。因为他买卖的是军马,犯了叛国罪。她惊慌的命令手下赶紧捎信给萧定权说事情有变。

鹤唳华亭 第27集

皇帝最终同意萧定权彻查军马贩卖的事情,声称必须有个交代,如果没有调查出真相会追究到张陆正、太子甚至更多人,他们既是父子,但他们首先是君臣,萧定权询问父皇,自己在他心中到底是什么位置。皇上回复他,在自己心中萧定权什么都不是,只是这个国家的储君。所有皇帝有时候会迫不得已做出一些委屈太子的事情来。萧定权终于明白原来在父亲心里一直有他的位置,但是有很多时候皇上也是无奈,于是他跪着立下军令状,保证一定不会让他失望。

鹤唳华亭 第28集

夜色正浓,萧定权一个人伫立在廊上,太子妃走过来,为他加上外衣。萧定权深情地揽太子妃入怀,让她什么都不用操心。太子妃十分豁达,她并没有因为家里的事向丈夫求情,还明确表明心意,如果萧定权喜欢陆文昔,自己不会任何干涉。萧定权立即澄清,和陆文昔之间毫无私情。太子妃坦然地望着萧定权,她心里明白,陆文昔与萧定权很是投机。

鹤唳华亭 第29集

蔻珠看到萧定权让陆文昔为自己整理腰带,不由得心生妒火,十分厌恶陆文昔。另一边,李柏舟命人把赵壅和张绍筠押上来一起审问,张陆正问赵壅的府上埋有贩马者的尸体作何解释,赵壅对此表示毫不知情,假装什么都不知道。正在此时,萧定权来到这里,正想对赵壅用刑,却碰到李重夔带着皇上的口谕前来,不允许萧定权对赵壅用刑。听到这里,赵壅不由得得意起来,耻笑萧定权对自己无可奈何。萧定权对这个消息只是有些意外,但又随即开始审问起来,认定张绍筠有伙同贩卖军马的嫌疑,按照律法应该杖责八十并且处死。张陆正很是心疼儿子,但也没有办法,萧定权随后令人把张绍筠拉了下去。

鹤唳华亭 第30集

萧定权立即叫来了太医,可太子妃的孩子还是流产了,她伤心欲绝,比起失子之痛,更生气萧定权欺骗了自己。张陆正只能在门外劝导女儿保重身体,太子妃哭得万分难过,皇孙没能诞生,大赦无法实现,张绍筠的性命不保。太医经过勘验汤药,指出里面被人掺了东西,经过调查,熬药的人包括几个杂役和陆文昔。萧定权马上把陆文昔等人抓住审讯,陆文昔反应不及。

鹤唳华亭 第31集

萧定权离开牢房,下令次日处死陆文昔,陆文昔绝望痛哭。张陆正慌慌张张的去找李柏舟,他坦白透露,赵壅其实还给萧定权写了一份供词,上面写的他是幕后指使,他还是脱不了干系。听此后,李柏舟收敛起了笑容,赶紧让人去拦截萧定权的行列,一定要把供词截来。

鹤唳华亭 第32集

张陆正跪在萧定权面前,萧定权表情肃然,他清楚张陆正一向的做法,希望他下一次不光要侵略如火,还要真正地不动如山。

鹤唳华亭 第33集

萧定权与太子妃出现感情摩擦,另一边,陆文昔决定在宫中留下。

鹤唳华亭 第34集

萧定权不打算追究张陆正的责任,陆文昔觉得十分不解。皇上怀疑萧定权有事隐瞒自己,因为他知道,黄赐那些刺头绝对不会轻易听萧定权的话,其中里面必有文章。

鹤唳华亭 第35集

太子妃出事了,而且她认定凶手就是陆文昔。萧定权获悉消息后,立即赶往看望太子妃,他认为太子妃所言属实,一把掐住陆文昔的脖子,追问出她到底是谁派来的。

鹤唳华亭 第36集

赵贵妃在皇上面前哭诉,与其羞辱自己还不如让她了结生命。萧定权看着她模样,心中五味杂陈。

鹤唳华亭 第37集

张尚书拷打文昔到底受谁的指派,皇上认为答案很清楚。萧定权身体疲惫不堪,昏迷倒地。萧鉴心疼太子查案期间很专注,便深夜看望他。萧定权告诉萧鉴,这次不管查出什么,自己都不会再心生怨望。

鹤唳华亭 第38集

萧鉴质问萧定权是否要为了一个女人,而忤逆君父和尊亲吗。但萧定权认为制度与人情是两回事。萧鉴讥讽他说让他监国还真做对了,他感谢说还是第一次被夸奖。萧鉴怒火中烧,但还是没有再制止萧定权的任何决定。

鹤唳华亭 第39集

太子妃中毒案已成定局,陆文昔被认定有下毒之罪。萧定权在她被带走的时候,告诉她没有自己的准许她不能死。

鹤唳华亭 第40集

萧定权将自己的手和陆文昔的手绑在了一起,他告诉前来办案的李重夔,陆文昔是自己的人,他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这一点。

鹤唳华亭 第41集

萧定权写作业找了个笔替,结果被皇上看出并勾了出来,一个字要打一下手板,让一旁的文昔心疼不已。

鹤唳华亭 第42集

萧定权让陆文昔放心,保证永远都不会抛弃她。见萧定权对陆文昔宠爱有加,引得宫中其他内人疯狂送礼物给太子。

鹤唳华亭 第43集

陆文昔在翰衣所受到委屈,她被抓了起来,萧定权深夜前去探望,他相信陆文昔肯定是被冤枉的。

鹤唳华亭 第44集

陈内人想让文昔离开京城,遭到拒绝后威胁她不要逼自己发狠,可是文昔表示不怕,不甘示弱的样子让陈内人十分暴怒。

鹤唳华亭 第45集

陈内人怅然表示谁说人生没有选择,地上飘落一书,上写“衣不如新,人不如故”。

鹤唳华亭 第46集

太子问文昔这么久了还一直保持,她表示会一直到冬天,太子认为她已经失算了。

鹤唳华亭 第47集

皇上问一个妃子喜欢爹爹还是什么人,对方说当然是皇上,皇上大喜,十分疼爱她,引起萧定棠不满,在母后面前说那个黄毛丫头没啥好的,一天到晚喳喳叫。

鹤唳华亭 第48集

萧定权告诉许昌平在今春春闱时,就已经背叛自己,留在身边是最愚蠢的事情。许昌平并没有否认,君臣关系破裂。

鹤唳华亭 第49集

萧定权让陆文昔不要懒床,陆文昔想要先梳妆打扮再出来,萧定权说有人是懒死的,她打扮与否都一样,陆文昔伸出头来,萧定权见她头发凌乱的模样,建议她还是先去打扮一下。

鹤唳华亭 第50集

赵皇后说镜子既然破了,就不要再补了,就算是皇上送的,可不管是夫妻还是君臣,嫌隙就象破碎的镜子,恢复不了如初了。

鹤唳华亭 第51集

齐王想求张尚书的二女儿做侧妃,遭到张监生的反对,告诉父亲不要做对不起姐夫的事情。

鹤唳华亭 第52集

有下人告诉齐王张尚书的二女儿的生辰八字到了,齐王闻听大喜,但又十分小心翼翼,不愿让人知道。

鹤唳华亭 第53集

中书令诬告太子是凶手,太子愤然离场。皇上叫他站住,他边走边说要回去等候圣旨。

鹤唳华亭 第54集

皇上把太子交给控鹤衙看管,殿帅让人将文昔一并锁拿。太子表示要是畏罪自裁无须一个簪子,感慨唯一庆幸的是文昔没有变成自己的另一个噩梦。

鹤唳华亭 第55集

见文昔离去,太子久久拉着她的衣袖不肯撒手,她表示这样做是没用的,只希望他以后要好好爱惜自己。

鹤唳华亭 第56集

陆文昔说那封信是自己冒充萧定权笔迹所写,是太子的独门绝技,只传授给了自己,而这一切都是在萧定棠的指使下,自己因为怨恨太子而投奔了他。

鹤唳华亭 第57集

文昔讥讽张陆正说他一世二臣,就不许他人背叛一次。他说谎了一世,就不许他人说谎一次。让他也尝受一下被冤屈的滋味,一定不好受。只要自己一口咬定,那么他构陷储君的罪名就成立了,人证物证俱在,他还能怎样。

鹤唳华亭 第58集

皇上口渴,希望太子给倒自己一杯,他说太子对自己忠诚,但是却把孝心给了舅舅,希望他好好劝劝舅舅,然后把太子再接来。

鹤唳华亭 第59集

顾思林对太子说只要齐王一天不死,许多事情永远都不会有个了结。太子让他先回长州去,这是自己的决定。文昔在大牢里向太子道别,感叹他们从这里相识,又从这里结束。

鹤唳华亭 第60集

齐王府邸门前一片肃杀,有人催促萧定棠立即启程,他此一去将永远离开京城。萧定棠的夫人不停劝着他,承诺今生今世跟随他,无论到哪里都行。可是萧定棠口口声声要见爹爹,还是不甘心失败。正好遇到侍卫送萧定棠的侧妃回来,萧定棠没心思迎接侧妃回府,让她即刻回家,可是她家已经被抄,无家可归,但萧定棠仍不肯打开大门,任由侧妃站在门外受冻。还是阿绰让侧妃进府,此时她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锐气,同是天涯沦落人,只好与侧妃同病相怜、惺惺相惜了。

鹤唳华亭热门评论:本以为李一桐演阿宝就挺悲剧了,没想还让罗晋演定权T-T并非质疑二子演技,而是请问一张不够素,一张不显清贵的脸,如何演出逆风执炬、歧路之哭的凄清,如何对得上言照相思、青眼白云的致趣,又如何道出前一秒称彼兕觥后半生急景凋年的残破?我觉得两人演反封建角色还差不多(尤其是李),演封建特权阶级真有点。。。嬖子配嫡之感。。。

下载线路无法下载请切换线路
百度网盘请先安装下载软件磁力下载请先安装下载软件

鹤唳华亭的明星

    鹤唳华亭的相关热播

    鹤唳华亭的影评

        俄罗斯套娃式的权谋

        前几天刚好在知乎看到一个讨论【为什么一般小说和史书中的权谋大多是「一锤子买卖」,而现在的权谋小说则是「俄罗斯套娃」?】很应景主:我设下一个这样的计谋。反:我看破了你的计谋,我将计就计。主:我知道你看破了我的计谋,也会将计就计,所以我根据你的将计就计来将计就计。反:我知道你看破了我的将计就计,也知道你会根据我的将计就计来将计就计,所以我也会根据你对我将计就计的将计就计  [详情...]

      本站不保存、复制或传播任何视频,如有侵权请留言。

      RSS订阅 - 百度sitemap - 谷歌sitemap - 必应sitemap - 搜狗sitemap - 奇虎sitemap - 神马sitemap

      Copyright © 2020 www.qpgys.net - 青苹果影视-YY6090青苹果影院

      公众号